談我與無我(之三)      

      

經說:「寧起有見如須彌,不起無見如芥子許。」無見、斷滅見多麼可怕!當今人心敗壞,道德淪亡,難道不是這一類唯物思想,斷滅見造成的大禍嗎?

對治這類無見、斷滅見的眾生,佛為他說有我,有業有報,自作自受。我造善業,生人天樂果;若我造惡業,則感三途苦報。為了我的前途,我必須力爭上游,精進不懈!

眾生流轉生死的源頭是無明,主要的是不知緣起,落於有無、常斷、一異的邊見。基於自性見而來的我執,根深蒂固;處處以自我為中心,構成自他、物我一切障礙,也是生死根本。針對這一重症,佛陀宣示諸法無我的真諦。但在世俗諦,假名安立有我,以此說明有情善惡業報,生死與解脫的論題。緣起假名,說有我無我,都不成問題。如據勝義的範疇,泯絕諸戲論,還有什麼好說?



超公和尚視频開示: 談我與無我(之三)

(2021年6月20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