談我與無我(之二)      

      

經文很明白,諸法實相即是空相,在勝義畢竟空的悟境裡,不但世間法相,五蘊、十二處、十八界是空,即使是佛法的十二因緣、四聖諦也是空;能證的智慧及所證的真如,能所不二,智理雙亡。佛法中道義,待有說空,空也是假名,如執著空,空亦復空。如中觀頌:「大聖說空法,為離諸見故。」空不是一無所有的頑空,也不是萬有的本體。諸法因緣生,自性不可得,緣起無性,故名為空。若本著自性見,執有執無、執空、執不空,都是邪見,偏離佛法的戲論。

頌文:「諸佛或說我,或說於無我」,重點是對治眾生的病,應機的方便。有的眾生聽了佛說無我,誤會為斷滅,一期生命結束,人死如燈滅,不必為生前的善惡行業負責。既無我,則無業報輪迴,作善作惡沒有兩樣。我都沒有了,止惡行善,好人好事,也都失去意義。




超公和尚視频開示: 談我與無我(之二)

(2021年6月13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