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 禪 寺

隨緣消舊業        超定

​迎新送舊話新年真是無常迅速啊,轉瞬之間,新的一年又來臨了。在這新年的開始,謹祝佛光法苑的讀者、作者與編輯者,大家身心康樂,晝夜吉祥,道業增進,福慧無量!

新年新希望,新願景,新生活。期昐著新的一年,經濟繁榮、社會安定、天災永息、世界和平!套用古德祈願詞:「仰祝邦基鞏固,治道遐昌,佛日增輝,法輪常轉;十方施主,增益福田,法界眾生,同圓種智!」

俗語說:「天增歲月,人增壽。」百年、千年、萬年,天長地久,地球永恆不滅,人的壽命,隨著天地的延續,長生不死,享受人天福樂。這是世人的共同願望,佛教流傳在世間,隨順世俗的共欲,在禪門功課裡,虔唱:「端為世界祈和平,地久天長!」「國界安寧兵革銷,風調雨順民安樂!」

​我們的期待:「明天會更好」、「明年會更好」;無限生命的永續,本著後有愛,希求來生會更好。人人活在希望中,理所當然。經云:「資益眾生,令得住世,攝受長養」,有四種食,意思食便是其中之一(其他三種為粗摶食、細觸食與識食。)假如對生命,捨棄思願,毫無希望可言,那麼這人就活不下去了。除非是逆流向覺的修行人,對於意思食,無貪、無喜,修到意思食斷,欲愛斷,未來世的憂悲惱苦不起,證入無生的境界。不過,解脫道上的行者,還是以信願為動力;如缺乏善法欲,如何勤修聖道,趣向菩提呢!

送舊與迎新,人來人往,歡迎歡送;時序的更替,乃是自然法則,不送它,它自己會走開;不歡迎它,它還是不請而來。那末所謂迎新送舊,對佛法修學而言,象徵著什麼意義?若以舊為固有的傳統,新為現代的創新;過去為舊,現在與未來是新。時輪的流轉,沒有新與舊的決定性,新新非故,而新的又為另一新所取代。有人提倡新思想、舊道德;一方面要守舊,另一方面應創新;道德是舊的好,而思想不能不與時俱進。依佛法說,諸法勝義、無新無舊;緣起性空,如如不變。世俗施設,新新不已;性空緣起,千變萬化,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,時代在變、社會在變,流行在世間的佛法,為適應眾生的機宜,非變不可。然而,既稱為佛法,其為佛法的本質為何,絕對要堅持,保證品質不變。這是佛法的契理與契機,也就是既要守舊,又需創新。可以這麼說,新與舊,應是舊思想,新道德;固有的緣起正法,千古不變;適應的方便,隨時空而調適,也即是不斷創新。這是兼顧契理與契機,傳統與現代,不偏不倚的中道佛教。

​從個人修證來說,我人八識田中本有的種子,純粹是有漏的,憑此種子而起現行,招感三界五趣的果報。假如不改弦易轍,不論如何存好心、做好事,還是雜染的,仍然逃不出生死輪迴的迷宮。奈何?經說四預流支:「親近善士,多聞正法,如理作意,法隨法行。」依善知識,聽聞最清淨法界等流音,熏習清淨無漏種子,依附阿賴識之中。經長期修學因緣,成就不可動搖的勝解力,進一步地實行六度四攝,積集福智資糧,於菩提道上得不退轉。古德開示學人:「轉生成熟,轉熟成生。」也就是轉煩惱雜染而為無漏的菩提種子之意。眾生都活在無明惑業裡,本能表現的無非是罪是業。於今發心向覺,迷途知返,革除無始來的陋習,轉識成智,務期在佛法中獲得新生命。

​心甘情願了孽緣

​學佛之人,念佛、誦經、禮懺,一切都為消業障,增福慧。古德為提倡念佛、禮佛的功德,宣言:「念佛一句福增無量,禮佛一拜罪滅河沙。」有人質疑:念佛、禮懺的功德,如果這樣殊勝,太不可思議了。那麼佛教徒還有業障嗎?還會有人感歎自己福薄障深嗎?因為凡是佛弟子,無人不念佛、拜佛啊!

​信願為本的易行道,強調「信為道源功德母」,凡是佛言祖語,方便誘導的法語,不必斤斤計較,追究它的真實。當知佛法有了義與不了義之分,方便引進門的法言,當屬於不了義,信受奉行就是了。從另方面說,念佛、禮拜確是屬易行道,但也有深淺不等之分,始自散心的稱名,乃至實相念佛;我慢禮、唱和禮,終而實相平等禮。若行者三業清淨,通達諸法實相,做到「能禮所禮性空寂」,焉能不增無量福德,滅河沙罪愆?成語說:「一分熱發一分光,一分耕耘一分收穫。」在佛法的修持上,一分信心一分感應,一分功力一分受用。老實修行人,時時自我反省,檢視三業功過,身心行為與佛法有多少相應,而非憑其世智辨聰,虛妄分別,增長邪見。

​讀地藏經:「我觀是閻浮眾生,舉心動念,無非是罪。」這是大願地藏王菩薩,用他的法眼透視,發覺我人所居的世界──南瞻部洲裡的眾生,起心動念,都是在造作罪業。很多人不免懷疑:「敢有影」(台語)?太誇張了吧?我的解讀,千真萬確!懺悔偈云:「往昔所造諸惡業,皆由無始貪瞋痴。」起惑、造業、受苦報。假使內心清淨,不是貪瞋痴的駆使,怎會造作種種惡業?佛說:「諸法意先導,意主意造作」;「動身發語意為最」。基於眾生的起心動念,念念不離三毒煩惱,表現在外的身行與語行,都不離無明相應的雜染業,當然要招感生死苦果了。

​中國禪宗第一代祖師,菩提達磨開示弟子,入道的途徑,有理入與行入。其中行入四行之一,謂報寃行。他解說:「修道行人,若受苦時,當自念言:我往昔無數劫中,棄本從末,流浪諸有,多起寃憎,違害無限。今雖無犯,是我宿殃,惡業果熟;非天非人所能見與,甘心甘受,都無寃訴。經云:逢苦不憂,何以故?識達故。此心生時,與理相應,體寃進道,故說言報寃行。」學佛修道之人,他的思想言行,畢竟與一般俗人不同。人的常情,認為自己有理,理直氣壯,非討回公道不可;假如自己理曲,還是百般狡辯,顛倒是非,指鹿為馬,不肯認錯,這是很普遍的現象。當發覺自己勢力不如人時,只有忍氣吞聲,假裝君子的風度;一旦時來運到,即趁機報復,置仇敵於死地。俗話說:風水輪流轉,十年河東,十年河西,成功與失敗,強人與弱者,得意與失意都是暫時的;富樂與窮苦不會長久。從佛法的因果觀,有情生命如茫茫大海中的波浪,後浪推前浪,在未了脫生死以前,一生又一生,無限的延續下去。人與人之間的愛恨情仇,所結得寃業,如恆河沙數。從眼前看來,我並沒有得罪任何人,為何遭遇這樣的苦難?殊不知生死相續,往昔的業緣,至今成熟,故有如此果報。深明三世因果的修行人。肯定「有報必由業」,「果從因生」的道理。所以對自己遭遇不如意之事,不怨天尤人;往昔造業,自作還自受,天公地道,所以心甘情願,坦然接受。何故面臨世間的種種苦痛,能夠逆來順受,隨遇而安?因為他有智慧,通達因緣法,明白業力不失之理,不再自尋煩惱,繼續造業。

​佛弟子在日常生活中,對周遭的一切人,時時處處心存感恩,不論是與你投緣的人,或是與你為敵的人,他們都是菩提道上,成就你道業的恩人。佛陀對提婆達多這位叛徒,破和合僧,出佛身血,處處跟佛陀唱反調,想盡辦法要争取領導權。佛陀照樣的慈悲寬恕他,把他視為成道的善知識。最後在法華會上授記;過無量劫後成佛,號天王如來。佛說業力不可思議,千萬不要以短暫的一生斷定得失成敗;今生的寃家仇敵,可能是宿世的六親眷属。從緣起正觀中,如理作意,善巧抉擇,以長養智慧與慈悲,這是佛法修學的重心所在。

隨緣‧結緣與斷緣

​古德教誡:「隨緣消舊業,切莫造新殃。」如前所引,此界眾生起心動念,無非是罪。那是多麼可怕啊!一天起多少念頭,一年、一生、乃至歷劫的輪迴。經裡形容「若此惡業有體相者,盡虛空界不能容受。」為何中國佛教徒特別強調念佛懺悔法門,把懺悔業障視為最緊要的功課?每逢誦經禮懺法會後,發願回向:「願消三障諸煩惱。」所謂三障是煩惱障、業障和苦報障,也即惑業苦三雜染。眾生一切苦厄,種種不如意事,名為苦報障。此苦報障已成為事實,不是我們所要對治的重點;「果從因生」,業因才是造成痛苦的癥結。為終止苦報障,必須消除業障;業障不存在,人生就一帆風順,諸事順遂;修行的道路,暢通無阻,解理與修證,步步向前。菩提道上,三大阿僧祇劫,難行難忍的六度萬行,對他而言,遊戲神通,樂在其中。或問:業障來自煩惱障,斬不草除根,春風吹又生,應該以殲滅煩惱為第一。誠然,息滅貪瞋癡,斷盡無明與貪愛,則一切問題迎刃而解。但懺除煩惱障,比起懺除業障難度更高呀!相對而言,把三惡道的重業懺除,修十善業即能招感人天福報。倘若發出離心以解脫生死苦,非徹底消除煩惱不可。貪欲永盡,瞋恚永盡,愚癡永盡,一切煩惱永盡,才算達成「所作皆辦,不受後有」的究竟彼岸。我人學佛以解脫為目標,不以享受人天福報為出發點,但懺除惡道障,以保持人身的地位;發心來學佛,務必擺脫解脫道上的障礙,修行才不致道業無成,寶山歷盡空首之歎啊!

​至於如何得「消舊業」、「莫造新殃」?用「隨緣」二字似乎太輕鬆,用不上力。凡事隨緣,不必強求,福緣不足,強求空費力,徒增無謂煩惱而已。不過用隨緣態度,對已造成惡業障如何消?對未的新災障如何制令不作?緣有善有惡,有順有逆,一般佛弟子發願懺罪消業,在善緣、順境中,還能用功辦道;如逢環境不順,逆緣處處,也就隨波逐浪,新仇舊恨,惡性循環;宿業與新殃互相增上,舊病復發,細菌蔓延,不可收拾了。善根不深,福德不足,在順緣中,尚不能保證不造業,何況遭逢魔障重重的困境,又何能消舊業?

​修行的方式,略分為共修與自修。寺院眾多僧侶,聚會一處,共住共修,過著和合安樂的生活。健全僧團是陶冶聖賢的大冶洪爐,不論上智與下愚,利根與鈍根,大家志同道合,一起精進向解脫。時至今日,去聖時遙,修證不易,但發心住持正法的大德們成立道場,定期舉辦各項共修活動,提供四眾弟子共享法味。如念佛、誦經、禮拜、靜坐、聞法等方便。其主要功能,一方面「消舊業」,令「不造新殃」;仗此共修因緣,確立佛法正信,成就世出世間的正見,強化趣向菩提的悲願。諸善上人聚會一處,善知識的提攜,同參道友共策共勉,這就是大眾共修的特殊功能。

​不過,在佛教界有大德強調自修、獨修,學佛居士不需要參加寺院共修。理由是:眾人聚會處,是非特別多;有人就有煩惱,人多煩惱更多。這與我人斷惑證真之旨,背道而馳。奉勸蓮友一心念佛,求生淨土,千萬勿攀緣,滋長世情。不厭殺娑婆,不生極樂啊!憶起初出家的沙彌時代,曾聽前輩告誡:「寧坐深山饑餓死,不作人間應赴僧。」因此,佛們有些剛出家不久的同道,向師長告假,他要入山隱居,準備遠離群眾,閉關求開悟。結果如何,可想而知,道基不穩,法義一知半解,似是而非;行持方法,捉不到要點,盲修瞎練,虛度歲月,毫無進益。如是等流,後來不是改途當經懺應赴僧,就是在僧海中消失,到社會度眾生了。

​作為出家僧侶,修行生活不出內修與外弘,所謂內修,包括個人的三學等持,義學與行持並重,以及集體的在團體中,共同修學,為未來的顯揚聖教,利濟有情而準備。外弘,當然是到處隨緣,從事利他的菩薩行。如辦文化、慈善、教育相關的佛化事業。內修與外弘,自利利他,相得益彰。自修與共修,應先參與大眾共修,對解理與修持,突破初關,具自修能力後,才談得上閉門獨修。也即修禪修觀,修淨修密,精進不懈,剋期求證。繼則自修有成就後,出來弘法,帶領四眾共修,與有緣人分享法味,教學相長,深入法海,趣向菩提。

​佛門成語:「未成佛先結人緣」,因無上菩提係由修菩薩道,廣度眾生所致之果。倘若不結眾生緣,眾生不接受度化,則菩薩任務不能完成,成佛無望。這是強調結緣重要的理由之一,但也有人唱反調,主張學佛人應斷緣,斷盡世情俗緣,才能達到「愛盡涅槃」的彼岸。說來也有他的道理,不過是否行得通呢?用斷緣來做人,作為解脫道,恐怕違背人間佛教的核心論題。畢竟人是社會動物,人本的佛教以慈悲為本,沒有慈悲就沒有佛菩薩,當然也不會有佛教存在。試想若佛教是斷緣的宗教,還會有人來信受奉行嗎?修行人不要攀緣,不即是斷緣之意。在因緣法上,人緣、法緣對佛法進修,委實太重要了。所以在「隨緣消舊業」之上,務必及時結善緣─廣結人緣,深耕法緣。人緣佳,自然得到善知識─教授、同行、外護善知識,來共襄盛舉,安穩地走在解脫道上。法緣具足,勝解甚深理,說法度生,契理契機,法喜充滿!

結  語

​繼上一期「罪性本空與定業不可轉」的論題,今拈「隨緣消舊業」,鼓勵學佛同道,珍惜得來不易的福報因緣,精進向道,或修信願門,或修智證門;難行道、易行道。隨自己根性,修學契理契機的佛法,以消除往昔所造之惡業,增長福德與智慧。古德勸人:「人身難得,佛法難聞;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待何生度此身?」念佛懺悔法門,乃入道初門,號稱易行道,實為難行道的方便。所謂難與易,不過從初學來分,久學成就,即無難易之別。「方便有多門,歸元無二路」;「法性本無二,隨機示差別」,即是此意。

​佛法者即因緣法,眾生的生死流轉是因緣,聖者的解脫也是因緣;緣起的生滅與緣起的寂滅,是凡聖、縳脫的分水嶺。緣起十二支,無明為緣而有行業,乃至生老病死;反之,無明滅即行滅,乃至生老病死,憂悲惱苦滅。有情生死流轉,即隨雜染緣,結無明相應的善惡緣;聖者的涅槃解脫,即斷雜染緣,解決苦海的善惡緣。結緣與斷緣,在理論上都說得通。「愛生即苦生」,斷愛即斷緣,斷絕生死緣。但凡情未轉之前,斷愛不可能;修證次第,應從滅無明入手;轉迷情成正覺,愛不斷自斷,轉無盡的愛染,成為無緣的大慈悲。對常人而言,宣揚斷緣、斷愛的言論,不能達到弘法之利,反令人誤解佛教,障人信仰,顯然不是契機的說法。

​引證達磨祖師的「報冤行」,勸導學人心甘情願了孽緣。面對世間的橫逆,唯有如理作意,思惟佛法的緣起論,這才能消舊業而不造新殃。當然佛教不是宿命論,特別重視今生的努力,把握現在以開創未來。

時逢2013年開始,藉此送舊迎新的機緣,從佛法的理趣,略述新與舊的含義。傳承佛法的本質,堅持其萬古常新,不共世間的特色。佛法無新舊,無古今之分,但為適應時代潮流,契合眾生根機,在傳承基礎上,為適今而創新,這是佛法流傳在世間,不可或缺的方便。更重要的,立志做個佛教新人,革除煩惱,變化氣質,淨化三業,過新生活,這才是送舊迎新之深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