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 禪 寺


精勤學教何所益?
超定



歲月匆匆,冬去春來,在這新春時節,人人期盼春天帶來新希望,牛轉乾坤,事事如意;作為人間佛弟子,祈求道業增進,社會安定,世界和平,佛日增輝,法輪常轉!

「大覺」又要出刊了,不知該對讀者談些什麼話題?思前想後,茫然一片,佛法無邊,從何談起?還是與有緣的同道,一起來溫習印順導師的精闢法語吧!

約莫五十年前,導師很慈祥地站在講台,對一班即將踏出校園的學僧開示:「學無止境與學以致用」。(妙雲集下篇之八,「教制教典與教學」第十三篇。)我認為:老人套用淺顯的兩句成語,闡述佛法的根本意趣,簡明地開導學人如何為佛教為眾生的一條康莊大道。該文對學佛之人,不論出家與在家,初學與久學,老少咸宜,人人必知必行的金玉良言。

​一、學佛的三類型人

​佛陀講經說法的對象,普及於人間;信徒分為出家二眾與在家二眾。依集成的聖典看,聲聞為本的原始佛教,以出家比丘僧為主體,在家仕女居於附屬地位。然從佛法修證而言,實無僧俗之分;四眾同修四諦行,同以解脫生死為目標。

​這篇開示似乎僅對出家眾,如云:「從佛法存在於人間,為 自己,為眾生,為佛教,出家人所應行的,古來說有三事:一、修行,二、學問,三、興福。這三者總括出家學佛的一切事行;宏揚佛教,利益眾生,都不外乎此。」不過,約廣義而言,在家學佛修行,儘管法門無量,根性不一,歸納起來,也不出本文所列的三類型,及其所修學的三種事行。

佛門三大支柱:教育、文化、慈善。發心學佛,從自我教育,潔治身心,提高個人文化素養;進而從事佛教教育、文化、慈善工作,這即總括了「修行」、「學問」與「興福」。從修學的歷程說:歸信三寶,聽聞正法,研習經教,是謂「學問」。繼則,依教奉行,從三藏的聞思,進一步去修禪觀,修福修慧,是謂「修行」。學有專精,修有所得的時候,則奉獻身心性命,住持正法,廣度眾生,是謂「做事」(興福)。菩薩道,利他即自利,學佛者的三事,實統攝學佛之人,自度度人的一切德行。

​二、用在修行

​一群僧青年在學團研習經教,略有成就,即將走進佛教社會,過僧團的生活。學院畢業了,何去何從?「畢業即失業」,多年所讀的名相之學,五蘊百法,八識二無我,二諦空有等,對今後的實際生活,究竟有什麼用?對個人道業,對佛教及眾生有何裨益?假使過去苦讀精研,學而無所用,豈非蹉跎歲月,浪費信施,辜負師長的期望?不也!然而「怎樣將所學的見於事行?怎樣從事行中增進所學」,做到「學以致用」?

第一用在修行:中國佛教界的修行,注重語言念誦的修持,如念佛、誦經、拜懺、持咒。經過聞思的熏習,了解念誦的意義,即能提高修持的品質。因為修行者以正信正見為先導,佛法的聞思,能起正信,立正見,引向正行。若於佛法不信不解,念佛唱誦則不成為音聲佛事了。

學佛的人,學習與實用,也即是知與行,二者合一;所學的是經律論三藏,所行的是戒定慧三學。真修實學在禪觀,止觀是道體,其他行門為方便之道。為解理生信,具足正見,務必聽聞正法;結合信心與智慧,誠於中形於外故,必有契應於法的行為;久學久行,終於達成修學的目標。

​三、用在學問

​常人誤認學問與修證無關,經教的聞思對了生死無益;僅為增長世俗知見而己。不然!「從佛法的久住人間說,學問更為重要。」為佛法而研究佛法,深觀無常無我,以趣向涅槃為目的,這才是真修行人。住持三寶,令正法久住,其所從事的教化工作,如演講、寫作、編佛刊、辦學校,或培養僧才,在佛學院、研究所,教學相長,自利利他。這些都是長期積學,多聞思惟的功力。若不以學問為體,如何有教化信眾、培育僧才等等之用?依體起用,即學為用;學必有用,怎會學而無用?

四、用在事業

​人間佛教,有人就有事,僧眾生活在一起,有寺院各層的職事;弘法利生,攝受信眾,有做不完的法事。做事興福,乃菩提資糧之一,發菩提心者必修的德行。

導師說:「作事,就是從事於佛法的實踐──對人、對自己的身心,作到更與佛法相應,這才是真實的佛學。」歸依三寶,趣入正法,經過長期的修學,懂得很多道理──無常、無我、唯識、中觀、般若、大悲。假如不從事於佛法實踐,在現實的人事中去體驗,切實作弘法利生的事行,則其所學,不論如何博大精深,充其量不過是世間的學識,知解之徒,有理論而無實踐,肯定是空虛的。如實而言,真發心為佛教做事,為社會服務者,絕非泛泛之輩,應是學養深厚,解行相應,有修有證的人間菩薩。我人研習教理,獲得聞思的智慧,具足正信,堅持原則,正觀緣起,悲念眾生苦,故能契應於悲智雙運的菩薩道。

​五、勸除三病

​印公導師在最後一段,語重心長地教誡學人根除三病:(一)、做個老實修行人,不要自我標榜,索隱行怪,顯異惑眾。(二)、法海無涯,學問人學有所得,要戒除驕慢,勿在群眾掌聲中目空一切。(三)、發心做事的人,時時以正法為念,戒絕與道相違的世俗化。「不要怪,不要慢,不要俗,觸處都是功德,無處而非進步。為自己學佛,為佛法久住,珍惜我們自己吧!」